特朗普最恨的女人:身高1米5,身患4癌,却和男权斗了一辈子!

2022-11-21 21:45:50 国际资讯

黄金首饰网导读:特朗普最恨的女人:身高1米5,身患4癌,却和男权斗了一辈子! “她的生活很精彩。你还能说什么?不管你同意与否,她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性,有着了不起的一生。”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这样评价一个可能是他这辈子最痛恨的女人。...

“她的生活很精彩。你还能说什么?不管你同意与否,她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性,有着了不起的一生。”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这样评价一个可能是他这辈子最痛恨的女人。

本文由每天一堂珠宝课原创出品

这个女人就是鲁斯·巴德·金斯伯格,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美国第一位女性犹太人大法官。

上周五,身患4种癌症的她,在与癌症顽强战斗了20年之后,最终因转移性胰腺癌并发症而离世,享年87岁。

为什么特朗普对她既佩服又痛恨?

她作为一个犹太女性,又是怎么坐上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交椅的?

她在成为美国二位女性大法官第一天,就得知了自己患癌的事实,为什么从未放弃过工作?

今天,宝姐就来跟宝迷们聊聊发生在这位传奇女性身上的真实故事。

山窝窝里飞出一只金凤凰

1933年,鲁斯出生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区一个犹太人移民家庭。她说自己从小就喜欢做那些“男孩们做的事情”,爬上屋顶,跳来跳去。

鲁斯的父母文化不高,但他们对唯一的女儿的教育十分重视。所以,鲁斯的童年都是泡在图书馆里的。

鲁斯从小就展现出了过人的才智,长大后的也不负众望,考入康奈尔大学。

这是一所世界顶级私立研究型大学,截止2018年,共有58位校友或教研人员曾荣获诺贝尔奖。

之后,鲁斯又成功入读哈佛大学法学院(学法大概是因为她过去因为身为犹太人又是女性没少受美国社会的歧视吧?希望自上而下改变这一不公)。

在她求学的时候,美国社会性别歧视已经到了很严重的阶段。

而鲁斯,作为当时学院里仅有的9名女学生之一,学习、生活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连她1米52厘米的身高都是他人嘴里的罪过。

她曾回忆说,那时候,学校的老师从来不叫女学生回答问题,她去图书馆查资料也会被管理员拒绝入内,一切只因为她是女性。

有一次,院长邀请所有女性新生共进晚餐时,还当面质问她们:“为什么你们占据了一个本应属于男性的法学院席位。”

这事儿令鲁斯气愤不已,让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取得最好的成绩,给院长一个“满意的答案”。

最后,她果然以全班第一的成绩荣耀毕业。

可是,即便是如此牛X的成绩,在鲁斯找工作的时候,依旧没有任何帮助!

当时所有的律师事务所都将她拒之门外,哪怕是她拿着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的推荐信,也敲不开那些歧视她的男人们故步自封的大门。

还是那个原因,她是女性。

无法直接进入法律界,她只好选择迂回进入了。鲁斯先是尝试担任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法官的助理。

同时,她还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担任国际程序法计划的研究员。

本文由每天一堂珠宝课原创出品

70年代,她又成功在罗格斯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当上了这两所高校法学院的教授

她不仅是美国法学院首批女教师,更是哥大第一位获得终身教职的女教授,足见她的学识有多么的“硬核”

然而,鲁斯却从未真正满足过,因为她知道自己内心真正渴望的,是成为一个可以彻底改变美国社会性别歧视现象的人。

所以,她始终保持着对最高法院的神圣向往(最高法院大法官是一项终身制的职业,只有死亡或者主动辞职才能让一个大法官离开这个岗位),始终都在为成为一个真正的执法者而努力着。

皇天不负有心人,1980年4月,鉴于鲁斯出众的个人能力,时任美国第39任总统的吉米·卡特正式任命她为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这是美国13个联邦上诉法院之一。

在兢兢业业干到第13年时,第42任美国总统威廉·杰斐逊·克林顿将她提拔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一。

2005年,美国首位联邦最高法院女法官桑德拉·戴·奥康纳宣布退休后,金斯伯格成为最高法院唯一一名女法官。

一生与性别歧视作斗争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一辈子都在说‘不同意’,她反对不平等,她对不公平待遇说不,她主张权利应该适用所有人。”

这话出自美国一本非常有趣的儿童画书,书名就叫《I dissent(我不同意)》,书中的主人公正是鲁斯。

宝迷们听起来,是不是觉得她和她的故事都太叛逆了

鲁斯自从加入美国最高法院之后,确实彻底成为了激进的美国自由派“斗士”

本文由每天一堂珠宝课原创出品

总是能代表少数意见人,尤其是受到不公待遇的女性,她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对那些强权者或不公平的事情说不。

不过,鲁斯在为弱者争取权益时,仍然坚持公平的原则,因为她信奉的圭臬是:

“我不求女性能获得什么额外的好处,我所求的仅是,让男人把他们的脚从我们的脖子上挪开。”

鲁斯将自己信奉的圭臬进一步扩大影响力,她创办了美国第一本专注于女性的法律杂志——《女性法律报道》,并撰写了第一本关于性别歧视的法学院案例书。

她甚至公开表示,美国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全部都是女性也完全没问题。

当别人质疑她这话的时候,她说:“以前我们就有9位男大法官,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呀”。

言下之意,大法官为什么不可以都是女性呢?

在法庭上,鲁斯也积极地为女性争取合理的待遇,她想通过一个个典型案件的胜利,从法律的根源上改变女性被动的局面。

2007年的一起堕胎案件中,她言辞激烈地反对那些保守派大法官,认为堕胎权本应属于女性。她对此解释道:

“男女平等的本质是,女性成为自己人生的决策者,这对于女性的人生和尊严来说很重要。如果政府替她的身体掌握着决定权,她便没有被当作有能力为人生选择负责的成年人对待。”

堕胎这个话题直到今天,在美国都还存在争议,更别说当时了。所以,她当时说的这番话可谓是“石破天惊”。

此事发生的一个月后,鲁斯再次语出惊人。这次是她受理了一起男女同工不同酬的案件。

本文由每天一堂珠宝课原创出品

结果,当时所有大法官都支持雇主,只有鲁斯支持男女同工就该同酬,她直言:“国会应当纠正本院在此案中犯下的错误”。

好在在她的努力下,两年后,美国国会通过了“Lily Ledbetter公平薪酬法”,并由第44任美国总统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签字生效。

2013年,鲁斯成为第一位为同性伴侣主持婚礼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就是这样,一天天地靠着身体力行,鲁斯不仅保护了女性的合法权益,也保护了LGBT群体和少数族裔的正当需求,可以说她是所有弱者的代言人,因此成为了令大众心服口服的意见领袖

坚定自由的立场与顽强敬业的精神、极佳的时尚艺术品位与戏剧化的人生经历,使得她成为了美国流行文化的偶像。

大家还为她起了一个很出位很别具一格的绰号:Notorious RBG(中文相当于是“恶名昭著的鲁斯”,RGB是她名字的缩写)、伟大的异议者(Great Dissenter)。

而鲁斯的发言和生活习惯,都成为RBG文化的一部分。

美国男性大法官着制服打领带,身为女性大法官的鲁斯给自己设计了多种假领子和领口装饰。

据说不同款式的领部装饰还有不同的含义:黄金蕾丝领,同意多数派意见;银色蕾丝,持异见;扇形珍珠项链,要发表激烈意见。

不管你认不认同,鲁斯就是美国的文化标志、精神图腾,人们疯狂的模仿她,任何东西上只要印上她的名字就能爆红网络,比如T恤、手提袋、手机壳、杯子、钥匙链等,所有人都会为她的形象买单。

甚至把她的脸“嫁接”在各种影视当红形象上,有《复仇者联盟》中的黑寡妇,神奇女侠

可以说,鲁斯被追星的热度完全不逊于年轻的明星,名副其实的网红icon。

看到这里,宝迷们可能发现,鲁斯经历的一届又一届的美国总统,都很支持她的工作。但是,这不包括特朗普。

前面说了,她是自由派代表,而特朗普是坚定的保守派,这俩的意见天然不和,所以,以特朗普为首的一众人,曾公然称她为“美国最高法院的耻辱”。

而鲁斯早在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时候,就直接说,他是“一个骗子”,“非常自负”,“难以想象他成为总统后的美国”……

当特朗普真的当上美国总统后,她说,我一定要坚持干到他任期结束。可惜,此时,她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被男权妖魔化的可爱女性

有人问鲁斯,如果你要去世了,你会在离开人世前,怎样总结自己的一生?她这样回答道:

“成为淑女,保持独立。成为淑女的意思是不要让无畏的愤怒等负面情绪占据你的心灵,时刻保持冷静,从容地应对问题;保持独立的意思是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即使能遇见白马王子,一起度过余生,也必须学会独立生活。”

宝迷们没想到吧?在职场上,雷厉风行的“斗士”,私下依旧是一个有独立精神的淑女

这一切可以追溯到母亲对她的教育。虽然母亲在她17岁时因为癌症去世,但鲁斯却从未忘记过成为一位淑女以及保持独立,这让她备受鼓舞。

所以,作为独立的思想者,鲁斯早早地就选择了尊重她的“白马王子”——马丁·金斯伯格。

他俩本是同学的关系,鲁斯内向羞涩、严肃认真,马丁则格外的开朗外向、诙谐幽默。然而,在那个歧视女性的年代,他是第一个关注鲁斯学识内在的男生。

就这样,两个看似性格差异很大的青年,坠入了炽烈的爱火中,一毕业就步入了婚姻殿堂

马丁的确是个好男人,总是人前人后地夸鲁斯太优秀了,自己会一直以她为傲

当鲁斯当上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后,他放弃了在纽约如日中天的事业,跟着她搬到了她的工作地方,心甘情愿地当起了家庭煮夫。他对妻子只有一个要求:不要光工作,也要休息、吃饭、睡觉。

本文由每天一堂珠宝课原创出品

人们问马丁,有必要这样做?他说,“我从始至终都全力支持我的妻子,而她对我也是一样的。这不是牺牲,这是家庭的意义。”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做鸳鸯不羡仙。这本来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但不幸接踵而至:马丁居然患上了癌症。

鲁斯只能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同时照顾他的身体,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万幸的是,在她的悉心照料下,马丁成功治愈了癌症。

时光向来无情,岁月无可挽留。等到了2010年,在他们结婚56周年纪念日后的第四天,马丁还是不幸离开了鲁斯。

在病逝前,马丁给鲁斯写下了一封信:

“我亲爱的鲁斯,你是我一生唯一爱过的人,

  

如果暂且不算上父母、孩子和孙辈们的话,见证你一步步走到了法律界的巅峰,我真的开心极了, 

从五十六年前我们在康奈尔大学相遇后,我从未停止过对你的欣赏和爱慕,但现在,该是我告别的时候了... ”

而鲁斯自己呢?

1999年时,她就被查出结肠癌,她竟然没有请一天病假,而是在工作的间隙完成了手术、放疗和化疗

2009年,她又被查出了胰腺癌,在纽约手术后仅仅留院观察了10天,她就再次回到了岗位上,连一次庭审都没有错过。

2014年,她又接受了心脏手术,在右冠状动脉中植入了支架。但在康复期间,她依旧坚持工作。

2018年11月8日,她在办公室意外摔伤,被送医治疗后,经医生诊断发现,有三根肋骨骨折。然而,她回家后,仍然通过电话处理公事。

甚至在今年早些时候,她发现自己的癌症复发时,依然一边积极配合治疗,一边从未停工一天。

多年来,一直经历病魔折磨的鲁斯,却似乎越战越勇?她有一对一的健身教练,在她空闲的时候,帮她做健身锻炼。

她真是为了等到特朗普下台才肯休息?或许有这方面的原因。但看了前文那些内容,宝迷们自然能理解,她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更好地工作。

因为,在鲁斯看来,自己只有一直前进,才能持续为弱者发声,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长期都只有她一位女性啊。她要是倒下了,弱者们又要等多久才能等来下一位为他们说话的英雄呢?

本文由每天一堂珠宝课原创出品

可惜的是,她最终还是倒下了。不过,她和她的故事正在激励一代又一代的美国女性,甚至是其他国家的女性“成为淑女,保持独立”

编辑:Lily

鲁斯·巴德·金斯伯格曾在一次与哈佛学生的交流会上,给年轻女士们建议: “为你在乎的事情而战,但也要懂得引导他人和你一起去实践它”。

她这一生,都在身体力行的告诉我们,女性权益,从来不是轻易得到的,而是通过一代代,像她这样的女性的付出和争取,才能艰难地获得。

但正如她说的: “法律就算不变,人心也在变,社会在进步,无法阻挡人们思想的改变。 ”

所以,“不要让他们拖你的后腿,伸手去够星空。 ”

本文特朗普最恨的女人:身高1米5,身患4癌,却和男权斗了一辈子!由黄金首饰网的小玲整编收集于网络,特朗普最恨的女人:身高1米5,身患4癌,却和男权斗了一辈子!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黄金首饰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黄金首饰的其它文章,请关注黄金首饰,http://www.moontor.com/jinjia/toutiao/guojizixun/1342.html


黄金首饰网 黄金首饰网供即时的“黄金价格,中国黄金今日价格,现货黄金,黄金价格走势图”的查询等,让您能及时了解国际金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