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控制的秩序:对分税制产生过程的政治学思考

2020-10-10 14:42:08 国际资讯
广告

黄金首饰网导读:超越控制的秩序:对分税制产生过程的政治学思考 在20世纪80年代的分权改革中,当中央政府面对地方的财政机会主义和自身严重的财政压力时,它并没像改革前那样,通过大规模收回国有企业控制权的方式来提升其财政收入,而是前后...

在20世纪80年代的分权改革中,当中央政府面对地方的财政机会主义和自身严重的财政压力时,它并没像改革前那样,通过大规模收回国有企业控制权的方式来提升其财政收入,而是前后两次试图引入分税制,以制度化分权的形式来实现其财政集权的目标(可参见王丙乾《中国财政60年回顾与思考》,中国经济出版社)。


如何解释分税制的决策选择?对于中央政府,即便把分税制视为一种财政集权的工具,然而由于其本身具有的制度化特征,意味着对财政管辖权的纵向分割,也意味着对中央和地方财政行为的双重约束。


事实上,贯穿整个20世纪80年代,中央政府为了改善自己的财政状况,几乎尝试了所有能够采用的办法,如重复谈判(频繁修订“基数”或“比例”)、交换(“政策换贡献”)、各种“巧取”(向地方“借款”而不还、要求地方额外“作贡献”、强制性向地方发行低利率公债等)、加强监控(“税收纪律大检查”之类)、政治约束(“撤人换头头”)等。


然而,这些财政制度化之外的间歇性措施,都未
能有效遏制中央财政收入长期下滑的趋势。权力分散化之后,地方政府角色与行为的变化,消解了中央政府改善自身财政状况的种种努力。推进财政制度化是具有理性计算能力的中央政府,在权力分散化的环境中不断“摸着石头过河”之后的最终选择。


1978年后的分权改革中,地方政府成为地方产权的所有者,从而演变为具有自身利益的权利主体,为了本地利益同中央争夺财政资源。虽然中央可以运用人事决定权来约束地方政府的财政偏离行为,但事实表明,在制度短缺的环境中,权力分散化提高了政治集权约束财政分权的交易成本,从而弱化了政治集权的效能。


由于财政体制的制度化程度低下,加之信息上的不对等状态,遂使中央在与地方的财政博弈中讨不到好处。最终的结果,便是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期严重的中央财政弱化。分税制的建立,正是以制度化方式弥补政治集权效能“磨损”的一次实践。通过制度规则的建立,统合分散的地方权力,从而规范中央与地方的财政关系。这可视为分税制产生的政治逻辑。


通过对分税制产生过程的考察,可以发现在以高度集权体制为起点的改革中,权力分散化构成了财政制度化的前提与基础。具体而言,权力分散化从三个方面为财政制度化提供了有利条件:


1.权力分散化提高了中央以政治集权约束财政分权的交易成本,从而产生了制度化的需求。


80年代的财政体制,形式上以放权让利为特征,但在本质上,它仍然是高度集权体制的延续。其中一个关键的特征,表现在中央对于预算收入有着较强的支配权,但同时却没有自身独立的征税机构,它的绝大部分税收收入都靠地方政府代为征收。


这样一种财政体制,本质上依赖于中央对地方强有力政治控制。以人事控制为主要手段的政治集权,构成了对财政分权的基本政治约束。但由于财政体制的制度化程度低下,使得中央与地方财政关系在信息传递、监督机制等方面都存在着缺陷,因而在两者互动关系中存在着过高的交易成本,地方往往能够通过偏离中央的财政政策而获取更大好处。


这些
因素都弱化了政治集权的效能,中央政府的财政弱化,恰恰体现了这种政治集权效能的低下。其中的一个证据是,在中央对地方施加更多干部人事约束的地方(干部晋升率更高、任期更短),对中央的财政偏离更严重。它表明,如果没有相应的制度构建,政治集权作为约束财政分权的方式,其效能会越来越被削弱。


2.权力分散化使中央与地方之间权威结构中,容纳了越来越多的协商、谈判行为,这为制度生成提供了有利的角色互动模式。


早在1986年前后,中央决策者决定在第二步利改税的基础上,直接推行分税制。然而由于地方和部门的阻力,一直到1993年,分税制改革才正式提上日程。在分税制改革中,中央和地方围绕宏观税制和具体规则,进行了大量的博弈。这种策略互动式的制度创制过程,对分税制的成功推行意义重大。


在中央和地方的策略互动中
,经过动议、辩论、冲突、谈判和妥协,双方对拟达成的规则具有全面的了解,从而使新制度获得了基于同意的合法性基础。这有利于克服旧体制下无法解决的失信、机会主义、蓄意违约及重复博弈问题。中央与地方能够展开策略互动的前提是双方都具有权力主体的地位,并能够自主地依据理性原则选择自己的策略。从这个角度而言,在一个高度集权的结构中,权力主体的分化就成为制度化转型的必要条件。


3.在权力分散化的环境中,中央与地方之间围绕财政问题长期互动,产生并积累了制度生成所必需的知识与技能。


在1986年,无论是学界还是决策者群体,对分税制还未能形成清晰的看法,也不能提出一些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案。随后,由于权力分散化所造成的财政压力的程度不断加深,其后果也更加严重地呈现出来,吸引了决策者及研究者的大量关注,因而对财政问题的认识不断得以深化,这是1994年改革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条件。


1992-1993年围绕新税制的讨论,其规模之大及牵扯范围之广,是之前的理论界所无法比拟的,甚至是“历史上历次改革中听取意见最充分的一次”。 这一时期围绕财政体制改革的“百家争鸣”式的大讨论,为财政制度化转型提供了较充分的知识支持,并增强了决策者的信心和决心。


同时,现代财政制度的生成,需要复杂的管理技能的支持,这些技能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是在权力分散化的环境中,在制度参与者之间长期的策略互动中“成长”出来。财政制度运转中所需要的那些技能,如统计、会计和审计技术,征税、上缴和分配过程中的行政控制和监督技能,都是在中央与地方互动中所产生的大量“权宜之计”长期积累的结果。


通过对分税制产生过程的研究表明,像中国这样,在改革的初始阶段就已经具备强大政治控制能力的中央集权体制中,权力分散化为财政制度化转型提供了诸多有利条件。甚至可以认为,财政制度化是作为权力分散化的内生变量而出现的。从财政政治学的视角而言,税收过程被视为现代国家制度发育
的“总装置”,围绕税收汲取、分配的合法化过程,会引发广泛的制度变迁的结果。在中国的分权改革中,权力分散化引起的税收过程的变化,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在财政领域之内,催生了像分税制这样的制度化规则。


这一结论有助于我们从政治学视角,重新审视20世纪80年代的分权改革,思考地方权力的拓展及其在国家政治现代化进程中的积极作用,并由此树立正面认识地方权力的国家结构观。


(作者杨红伟为上海大学社会学院教师,政治学博士) 本文内容来源:第一黄金网www.dyhjw.com,查看原文请前往第一黄金网

本文超越控制的秩序:对分税制产生过程的政治学思考由黄金首饰网的小玲整编收集于网络,超越控制的秩序:对分税制产生过程的政治学思考的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黄金首饰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黄金首饰的其它文章,请关注黄金首饰,http://www.moontor.com/jinjia/toutiao/guojizixun/1846.html

以下所有内容,都可以直接点击标题跳转

最最基础的珠宝知识

1


最好挑选钻戒攻略-必看!
 

2


黄金手镯款式图片及意义(必看)
 

3


鉴别金手镯的真假的有效方法?
 

4


一个月宝贝能戴黄金手镯么?
 

5


珠宝保养使用大全,100%有用
 

6


婚戒选钻戒、足金还是铂金,实用
 

7


金手镯和银手镯可一起戴吗?
 

8


适合年轻人的黄金手镯!必看
 

9


白金和铂金最本质的区别
 

10


珠宝界的12月生辰石
 

11


纯银、藏银、苗银…银的分类
 

12


宝石通用的五大挑选法则
 

 

一分钟认识宝石


宝石
 


宝石
 


祖母绿
 


猫眼石
 


珍珠
 


坦桑石
 


尖晶石
 


碧玺
 


欧泊
 

 

翡翠

 

玉髓

水晶


葡萄石
 

石榴石

月光


摩根石
 

蓝宝

托帕石


锆石
 

橄榄石

芬达石


天河石
 

锂辉石

舒俱来


红纹石
 

海纹石

绿松石

一分钟认识宝石


沙弗莱
 


孔雀石
 


透辉石
 


珊瑚
 


 

 



黄金首饰网 黄金首饰网供即时的“黄金价格,中国黄金今日价格,现货黄金,黄金价格走势图”的查询等,让您能及时了解国际金价
广告